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wzrm 的博客

妖艳于外,静心于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三高”老人——王晨  

2011-08-04 22:55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王晨,号雪夫,当代书法家,1914年生,祖籍山东临朐,师承美术大师刘海粟,1937年毕业于原上海美术专科学校。王晨老师是书画界的“三高”老人,以德高、艺高、寿高而著称,被全国各地书法、绘画、兰花协会聘为顾问,用他的话说,自己也算得上“顾问专家”啦!

         我和王老师,是忘年之交。在诗词编辑部时,因诗词而相识,又因一些艺术交流活动而熟悉。几年前,赠我的书法作品,至今珍藏着。更难得王老师曾写过几首清新雅致的小诗送我,这是王老师送我的最有纪念意义的礼物了。一度珍藏在农村老家,后来结婚时,想带走时,却再也没找到,成了我很大的遗憾。也因此觉得对王老师有失尊重。几次想向他老人家询问底稿时,却始终觉得难以启齿,担心会因自己的过失,让王老师误解。

         结婚生子之后,忙于各种家庭琐事,已有三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。虽时时惦念,却终因各种原因未能踏进他的“兰轩”。因为出诗集的缘故,想要王老师题写书名,因为他是莱芜文艺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 再次敲响“兰轩”的门时,出来的是他的女儿。说是王老师去泰安大儿子家没回来,正要离开,王老师的老伴,迈着步子小心翼翼地走出来,亲切的说“他马上回来了,坐下等等吧!”看着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脸色却依然透着一种幸福的美。真的从心里羡慕,这两位九十几岁的老人,走到现在依然相濡以沫,真的是那句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在现实中的写照。

        与老人的女儿闲聊一阵,也看出是个随和亲切的阿姨。从她口中得知,王老师身体一直很好,两位老人虽已年近百岁,却仍是自己洗衣做饭,不让儿女们操心,只是孝顺的孩子们,三两天的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 十几分钟后,王老师回来了。我赶紧上去迎接。他示意让我坐下,并询问我的名字。我有些失落,从老人家的表情中,我知道他听不清楚,也没有回忆起来,我心里难免有些失落。我知道,王老师的家中来求字,求画,拜访的人每天都络绎不绝。大概几年的时间,也许忘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他淡定的笑着说:“找我啥事?说吧!”我说“没啥事,很久没见你,来看看。”看着王老师远道归来,实在不想打扰他休息。正要离开,王老师邀请我去书房说话。他也许料定我来时有所求的,这让我更难以开口。好像自己只是为求字求画,因事而来。说心里话,字画易求,知音难觅。虽是求字,可觉得友谊比字画更值得珍惜。

     “姑娘,有事说吧!”

      “我想出书,让王老师帮我题书名”。经不住老人家的询问,脱口而出。可总觉得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   “好吧!”王老师起身,拿起笔。“书名叫啥,人老了,耳朵不好使,眼睛也不太好,写在纸条上吧。”我拿起笔,在纸上沙沙的写着。心里难免有些失望“王老师真的把我忘了。”刚写完,拿给王老师。没想到王老师腾的从座位上站起来。像个天真的孩童。笑声那么爽朗真诚,动作那么敏捷利落。“哎呀,是你呀!朱荣梅。”说着紧握我的手,亲切的和我说着话。听着王老师的铿锵有力的声音,看着王老师发自肺腑高兴的表情。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“千万别怪我。人老了,眼睛、耳朵都不行了。”王老师忙着表示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都怪我没经常来看你,怎么会怪您呢?”其实我想说这一句,表示我的内疚。可是我没有说出口。“王老师,三年不见了,我以为您把我忘了呢!”我说。

       “没有,这几年,有小孩了吧!”王老师细心地询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恩,孩子快三岁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男孩还是女孩子?”

      “小男孩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真好!刚才客厅里光线太暗,就没人出来。我记得以前你不戴眼镜,戴上眼镜就更不敢认了。”王老师一再解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以为您把我忘了呢!”我开玩笑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,常常想起你呀。我想,小朱子一定是有小孩,就没时间来看我啦!想起你时,我就翻翻你的诗集,看看你的诗。这两年过的好吗?”王老师高兴地看着我。看着他,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。想想这一年来的遭遇,有种想倾诉的欲望。我知道王老师从心里希望我幸福,我也从心里尊敬这位慈祥的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挺好的,您放心吧!”最终我没有说出口,因为我不想让这位老人对我幸福的期望,化为悲伤的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看着王老师在纸上挥毫泼墨,认认真真的写字,再一次近距离的看着这位曾经饱受沧桑磨难,却依然精神矍铄的老人。我想我要坚强。眼泪滴塔滴塔止不住流着,怕王老师看见,赶紧转身擦去。回头的瞬间,我看到一本天蓝色的书,立在王老师书橱的最前面。那是我的第二本诗集。不禁感慨万千,王老师,真的没有忘记我。我能看出那本书,时常翻过的痕迹。担心王老师会疲劳,所以写完后,赶紧拜别“我知道,你一定累了,改天我再来看您,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朱,有什么需要的,尽管说,只要我能做的,一定帮你……”从书房到客厅的距离,王老师不停的亲切的和我交谈着,让我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。和王老师握手告别,看着她灿烂的笑容,硬朗的身体,从心里为他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 想起乔羽的那首歌“最美不过夕阳红,温馨又从容。夕阳是晚开的花,夕阳是陈年的酒,夕阳是迟到的爱,夕阳是未了的情。多少情爱化作一片夕阳红。”这首歌,对王老师老说,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